博客网 >

回忆录(二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大哥笔下的父亲母亲

 

还是在上中学的时候,有一次和父亲一起出去买个东西。
  走在路上,他突然冒出一句,你现在穿多大码的鞋?
  我说,39?40?反正差不多就这么大码。
  他仔细地侧过头看了看我,不怀好意地笑了行多,过了半晌,说,哦,这样啊,那看来你充其量也就这么高了。
  我当时就想,谁让你有个这么营养不良的孩子,长成这样,已经是老天的照顾了,咋还这样说呢。再说了,天底下有这么打击自己儿子的老爸么。
  哭笑不得。

  说起来,我倒还真没特别介意过身高的问题。不过,小时候营养不良确实是影响到了身体的发育。
  我是母亲第一个孩子,生我的那时候,母亲没有一点奶水,于是,我便与小孩最宝贵的母乳喂养无缘。偶尔喝点别的大妈阿姨的百家奶,估计也是难得一回,而且,根本满足不了小孩的营养需求么。
  那时候,牛奶还很难买到,也许是买不起?嘿,反正我是没喝过,不过这东西,我估计也喝不太习惯,长大了,还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呢。现在牛奶还行,要是酸奶,打死我,我也喝不完一个。
  眼看着儿子天天嗷嗷待哺,母亲那时候心疼啊,她满世界地想办法。南方豆浆多,似乎营养也很丰富。她便尝试着让我喝豆浆,青涩的味道,哪是根本还不懂人间百味的我能够品尝得出它的美味之处的?于是,入嘴便吐,毫不犹豫。几番下来,折腾得母亲够呛,我却仍然是一点也不买账。
  苦思无计,母亲也实在是没辙了。这时候一句俗话就又将应验了,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,柳岸花明又一村。母亲有一次偶尔给我喝了点白糖水,我居然就抿着嘴开开心心地喝下去了,而且还不时地伸出舌头,露出讨好地笑容,充满期望地等待着下一口。这东西甜啊,我现在想,是不是尚在襁褓中的小孩会很自然地喜欢甜的东西。好了,这下母亲高兴了,只要儿子有喜欢喝的东西就行啊,所以那段时间,她几乎是天天喂我白糖水。她喂得开心,我也天天喝得那叫一个高兴,母子俩配合得挺好挺默契,从来没有闹别扭的时候。
  我就这么被喂大了。母亲后来才知道,新生的小孩,喂白糖水会造成发育不好,体质虚弱,体态瘦小等,只是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我显然无法再一次回到幼儿时代,让她再给我死命地喂豆浆,不管我吐成啥样,直到我喝为止。
  不过,好歹在南方,我还算是中等个子,不至于太丢人,当然,咱不跟北方人比,没有可比性么。此外,到了北京后,稀里糊涂地就发胖了,还发起福来,起初对身体一天天健壮的喜悦,却也伴随着一天天的“浮肿”而苦恼起来。
  不过,我绝对有理由相信,当时母亲要是早知道白糖水的负面效应,显然是有招数让我喝下她喂的豆浆的。这一点,从她喂我中药的技术中就可见一斑。
  小时候犯病时,中药喝得比较多,可是虽说良药苦口,小孩却不会管这些,不好喝的东西,一概是抗拒的,死命地哭。哭好啊,我要是闭着嘴不喝,我母亲就只能训斥我,或者哄骗我;可是一哭,她就乐了。这时候,她的机会就来了。我只要哇一声张开嘴,她就会一把拉我过来,不失时机地拿起一根筷子,准确无误地横放在我的嘴上,我哭完一声要合嘴时,牙齿就咬住了筷子,已经合不上了。母亲这时候端起盛药的小碗,一古脑儿就灌入儿子的嘴里,我便在哭声中迅速喝完了难喝的中药。
  她要是想让我喝豆浆,我不还是得乖乖的?

  现在想来,父亲真是一个脾气极好、极其幽默的人。这与母亲的性格截然相反。
  母亲勤劳、俭朴,性格内向而执著,换句话说,也就是要强和倔强。而父亲外向,用我舅的话描述是“慧而不坏,狡而不黠”,而且不紧不慢,就算天塌下来,他也不会太着急。但我现在仍然觉得遗憾的是,父亲的确很幽默,但母亲有时候却理解不了,甚至有时还会误解成其他的意思。
  幽默而从不着急的父亲,碰到了心急的母亲,矛盾可不少,一有点小意见,母亲一性急,就会发脾气,这时候父亲往往是最多回应一句,然后大多情况都是笑笑,不说话了。这一招管用,一会就平息了。
  父亲的脾气好,其实,他更是惦记着母亲的好。母亲为家庭,为他,为我们,操劳一辈子,付出太多,得到的却很少,他这个做丈夫的,没有理由对妻子发任何脾气。所以现在我经常很自豪也很幸福,因为我 在一个很和睦也很恩爱的家庭中健康地长大的,这对我健全的人格的形成,实在是功不可磨。想想现在许多单亲家庭或是暴力阴影下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,他们心灵上的创伤,有的恐怕一生都难以复原――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。
  有一年回家时,偶尔听到父亲和朋友的一句谈话,使我对他的崇拜和尊敬更进了一层。他对着朋友说,像我们现在,只需要重视两件事情,一是身体,一是家庭。保重身体健康,维持家庭美满。
  我的铁骨铮铮的老爸,从来都是硬汉形象的父亲,其实心里拥有着多么细腻的柔情。
  想想母亲做手术住院期间,我打电话给父亲,父亲一个劲儿地在电话里向我保证说,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你妈的,一切我都会安排得很好,不要担忧。
  所以,在我心里,父亲是一个真男人,是一条真汉子。
  又想起母亲当时做完手术后,我打电话给她时,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儿子,你最近身体怎么样?一定要注意,我没什么事……
  我当时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(未完待续)

 

(选自大哥所写的《我的父亲母亲》)

<< 回忆录(三) / 我那不祥的梦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flz278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